首页 > 社会环境 > 吹哨人李文亮
2020
02-11

吹哨人李文亮

BACK TOP文章索引

李文亮(1986年10月12日-2020年2月7日[a]),满族,辽宁北镇人,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中国共产党党员。李文亮是在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率先向外界披露疫情的医疗人员之一,而被称为“疫情吹哨人”,2020年1月3日辖区派出所因其“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提出警示和训诫。事件后他仍持续在第一线工作,于1月10日左右出现症状,因为病情严重进入重症监护室观察,2月1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2月7日凌晨2时58分,李文亮病逝,享年33岁。

吹哨人李文亮 - 第1张  | 呆若木鸡

出生:1986年10月12日|中国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
逝世:2020年2月7日(33岁)|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
死因:2019-nCoV急性呼吸道疾病
国籍:中国
教育程度:武汉大学医学博士
职业:医生
活跃时期:2014年-2020年
政党:中国共产党
配偶:付雪洁
医疗生涯
研究领域:眼科
机构:武汉市中心医院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6%96%87%E4%BA%AE
吹哨人李文亮 - 第2张  | 呆若木鸡
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开具的训诫书,右上角为李文亮的出生日期。

生平

早年生涯

李文亮生于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高中就读于北镇市高级中学,成绩优异。2004年,李文亮以高考609分的成绩,考入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专业,本硕连读。大二时加入中国共产党。2011年大学毕业,入职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在厦门工作3年后,于2014年返回武汉,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据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一位前实习生回忆,李文亮医生对待病人非常耐心,不会因为病人听不清而不耐烦。

新冠肺炎事件

因揭露武汉疫情被训诫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看到一份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的病人的检测报告,于是下午17时43分他在同学群中发布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随后发了一张检测报告,一张患者肺部CT图,18时42分他又补充说:“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最后解释了一下什么是冠状病毒,同时他还在群里嘱咐不要将该消息和检测报告外传,没想到很快被截图传出去了。

2020年1月3日,他因“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而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训诫。李文亮被舆论广泛关注,并被解读为8名“造谣”者(武汉造谣八君子)中的一人。上游新闻指出,1月1日武汉警方就传唤了8人,而李文亮是在1月3日去派出所接受训诫,可能并不属于8名“造谣”者之一。对此,李文亮回应称,他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造谣”者之一,只知道说了真话而被训诫。李文亮其后被要求签署训诫书,公安对他提出严厉警告,训诫他如果不听从,继续从事违法活动,将会受到法律制裁。及后,李于医院继续工作,李于1月31日在社交媒体上传有关训诫书,又提及他被公安传唤的经过。

但随着病毒疫情的发酵,死亡和感染病例增加,武汉宣布封城,再没有人说李文亮或该8名人士造谣。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发表文章称:在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罚的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案件中,“如果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的确可以认定,鉴于新型肺炎不是SARS,说武汉出现了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且该信息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混乱,符合法律规定的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给予其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有其正当性。但是,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自身及家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1月8日,李文亮接诊了一位82岁以急性闭角型青光眼就诊的女性患者,翌日,这位患者就发烧,并出现了一些肺炎的病征,当时,李文亮就高度怀疑这位患者患的是这种新型肺炎。1月10日,李文亮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随后病情变得严重。1月12日,李文亮开始在呼吸与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接受隔离治疗。期间,李曾经多次接受核酸检测,多次均出现阴性结果,但至1月30日结果为阳性。

2月1日,李文亮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此外,他的父母和多名同事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其父母已平安出院。怀有六个月身孕的李文亮妻子付雪洁在丈夫住院后回到位于湖北枣阳乡下的老家,2月6日晚已回到武汉,目前并未感染。据《健康时报》采访浙江援鄂医疗队医疗总组长、浙大一院感染科主任医生喻成波的说法,尽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中年轻的患者病情较轻,但因为李文亮一直负责的病人曾是华南海鲜市场经营户而传染性较强,导致了李文亮受到直接感染。

病逝

李文亮被确诊后,一直于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治疗,1月16日时有呼吸困难症状,但此时他仍希望痊愈后投入疫情救治一线。李文亮的病情在2月5日开始恶化,2月6日,李文亮与友人通话时称胸闷,喘不过气,血氧饱和度只有85。至2月6日19时许,李文亮被推进抢救室。下午,在95%无创通气下,氧分压下降到41。约18时,同事商请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借到一台叶克膜(ECMO),医院派的小车装不下,又等待大车,接近21时送至医院。21时18分,医嘱推注肾上腺素。21时30分,李文亮医生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情恶化及致心跳停止,一度被传出死讯,院方称仍在抢救中。21时33分,李文亮被进行气管插管,随后通过叶克膜进行抢救。22时57分撤掉叶克膜,后又再次使用。

2月7日0时左右,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的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有进出的护士说“李文亮不行了”,但此时里面仍在抢救,凌晨2时左右,还有专家前去会诊。经济观察网记者则于0时4分左右在该院重症监护室外得知李文亮死。0点38分,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微博发文称“全力抢救中”,最终于3点48分宣布李文亮“于凌晨2点58分去世”。

个人生活

李文亮生前喜好美食,爱吃德克士炸鸡腿和鸡蛋灌饼,是各种电子产品的关注者,也喜爱电视剧《庆余年》和漫威电影。李文亮妻子付雪洁亦为眼科医生,于2010年12月进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工作。两人于李文亮工作一年后结婚,育有一个5岁大的儿子,李去世前妻子怀有二胎。

评价及相关反应

世界卫生组织

世界卫生组织卫生应急方案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对李文亮医生的去世表示哀悼,并称赞其生前的付出。

中国大陆

官方机构反应

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及武汉市人民政府分别在官方网站发布公告,对李文亮“坚守一线抗击疫情表示敬意”并慰问其家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官方网站发表公告,对李文亮医生表示深切哀悼,并在2月7日的疫情新闻发布会记者提问环节前,对李文亮的去世表示哀悼。

2月7日中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民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2月7日,武汉市人社局认定李文亮为工伤,家属将获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785,020元和丧葬补助金36,834元的赔偿。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旭山指出,武汉市人社局少算了李文亮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根据中国的《工伤保险条例》,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中国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2020年1月1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官网公布了2019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359元。武汉市人社局所给出的数额则是根据2018年中国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计算的。李文亮医生于2020年2月因工死亡,其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数额应根据2019年中国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为847,180元。

2月8日中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所派调查组抵达湖北省武汉市。

2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国大使馆在其官方网站发文,称用“吹哨者”形容李文亮是“给他贴上政治化标签”,“居心不良,目的是分裂中国民意”,强调李文亮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

媒体反应

新华每日电讯在报道中,称赞李文亮敢于直言的行为体现了作为公民的道德良知,其所作所为“忠实履行了一个医生的职责”。央视网发表的题为“哀悼李文亮,更要亡羊补牢”的评论认为,李文亮用行动呵护了医德医风,其经历也暴露了一些地方“治理体系和能力建设”所存在的问题。《环球时报》发表题为“向李文亮医生致以敬意”的社评,指李文亮医生属疫情中年轻逝者之一,令人唏嘘悲恸,指他当时发出的警报没有立即受到重视反而被训诫,为社会开展反思提供了一个有触动的样本。总编胡锡进指“武汉市的确欠对李文亮的一个道歉”,同时呼吁社会大众继续抗疫。《南方周末》发表评论认为,应当感谢李文亮医生发出的最早哨音,也应当铭记哨音未能继续传播导致的巨大社会代价。《半月谈》评论称,一定要重视信息透明和公正执法。2月7日,上海的《新民晚报》在头版以大幅照片加黑底的形式报道了李文亮去世的消息,并刊发了由该报首席记者邵宁撰写的题为《让公开透明的阳光刺破病毒雾瘴》的社论,强调“只有确保疫情和相关信息的公开透明,才能遏制谣言的传播,才能恢复公众的信心”。

民间反应

2月7日,多位武汉市民在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门诊楼献花,悼念李文亮医生。同日,李文亮妻子付雪洁供职的武汉爱尔眼科医院人力资源中心向集团员工关爱管理委员会申请,将付雪洁纳入员工关爱计划:由爱尔眼科支付李、付两个子女的生活津贴及学费至大学毕业。

2月6日深夜,奇虎360董事长兼执行长周鸿祎在微信朋友圈表示,将个人捐助100万元照顾李文亮医生的家人。次日,李文亮妻子付雪洁授权武汉大学李文亮同学会向社会发布公告称不接受任何个人形式捐款。2月7日,据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官方微博消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字节跳动医务工作者人道救助基金资助李文亮医生家人100万元人民币。

有网民认同他是英雄,但担心李文亮的经历所反映的中国国情,认为李的经历会令医生不敢提前预警发现传染病的迹象。也有评论说“中国需要上千万个李文亮,才能有更安全的公共卫生环境。”也有网民在社交网站新浪微博上借此批评政府对言论的管制、对新闻的封锁以及早期对疫情的不重视,并要求平反李文亮以及放宽言论,#我们要求言论自由#一度成为微博话题。有部分网民贴出“我们要求言论自由”为主题的帖文,但帖文很快便搜寻不到。

2月8日,张千帆、许章润、笑蜀、郭飞雄等学者和活动家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发表公开信,直指事件是因为警察的无端训诫,这一切都是放弃自由、压制言论的代价,并提出五项关于开放言论自由及落实中国人民享有宪法第35条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的诉求。

根据百度搜索指数和微信搜索指数,“李文亮”一词的热度在从2月6日起急剧上升,在2月7日到达顶峰,在2月8日又急剧下降。

其他国家与地区

2月7日晚,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在中环遮打花园为李文亮举行悼念晚会。

2月8日,香港《明报》发表社论,表示“李文亮医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只是克尽己责,对外透露疫情实况,以及紧守岗位,救治病人。全国人民为之动容,实质上是在指摘武汉市和湖北省的官员,隐瞒疫情,没有尽职尽责。”

注释[a]:2020年2月6日晚,人民日报社下属《生命时报》报道称李文亮“于2月6日21时30分病逝”,《新京报》记者亦从医院内部获悉其于当晚“抢救无效去世”,财新网记者表示李文亮母校武汉大学官方微博于22时59分公布其死讯,经济观察网记者则于2月7日0时4分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外得知李文亮去世。武汉市中心医院于0时38分发微博称其正在抢救中,并于凌晨3时48分宣布李文亮医生“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

最后编辑:
作者:呆若木鸡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